当前位置:主页 > ok533.com > 正文

甜美精致的洛可可艺术

2019-10-08 

  18世纪,洛可可风格几乎侵袭了宫廷贵族精神生活的一切领域,不论是绘画、雕塑,还是宫殿装饰,家具与服饰,无不以这种洛可可风格为好尚。在绘画上,力求色彩奢丽柔美,绘画的题材是爱情的追逐,为使形象尽可能浓艳、富有肉感,就采用人们最易接受的希腊罗马神线世纪法国宫 廷封建贵族追求奢侈享乐生活的结果,是财富与权势结合的必然产物。

  洛可可(ROCOCO)艺术是产生于18世纪法国的一种艺术形式。是一种纤巧、华美、富丽的艺术风格或样式,体现精致、细腻和表面上的感官刺激为追求,它反映出当时上流贵族的审美理想和趣味,是18世纪欧洲流行的主流艺术样式.。

  洛可可风格起源于18世纪的法国,最初是为了反对宫廷的繁文缛节艺术而兴起的,由于受到了当时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大力推崇,也被称为路易十五艺术风格。

  洛可可风格的绘画以上流社会男女的享乐生活为对象,描写或半裸的妇女和精美华丽的装饰,配以天堂般的自然景色或异乡风景(如威尼斯、罗马)奇物(向日葵、玉米等)。它一方面不免浮华做作,缺乏对于神圣力量的感受;另一方面却以法国式的轻快优雅使画面完全摆脱了宗教的题材。愉悦亲切、舒适豪华的场景取代了圣徒痛苦的殉难。代表画家为布歇、弗拉戈纳尔等。

  相较于前期的巴洛克与后期的新古典,洛可可反映出当时的社会享乐、奢华以及爱欲交织的风气。除此之外,此派画家受到当时外来文化的启发,在创作中添加不少富有异国风情的特色。

  表现在建筑艺术上是造型的比例关系偏重于高耸和纤细,以不对称代替对称,频繁地使用形态与方向多变的曲线和弧线,排斥了以往那种端庄和严肃的表现手法。代表建筑为法国巴黎苏比斯府第。

  音乐中的洛可可风格从未被严格地细致地描述过,评论家们对于多种多样的音乐现象都借用这一词,而其中多数用于17、18世纪的法国。比如作曲家库普兰写了许多室内乐作品,多趋于玲珑秀巧、装饰华丽,其特点与当时的建筑式样、装璜艺术有相似之处,这便是洛可可风格在音乐上的早期反映。蓬帕杜夫人的肖像没有中国瓷器就没有欧洲洛可可吗

  中国的工艺美术在西方世界的审美层面和日常生活中曾掀起巨大的波澜,有研究者甚至认为,没有中国式瓷器、漆器、金银器等的流行,从法国兴起,盛行于欧洲各国的巴洛克和洛可可艺术风格,可能会难以出现。此言虽然有些夸张,但中国工艺品中蕴含的美学意味,启发、影响到西方的艺术界和社交界的趣味,则是毫无疑问。

  声名显赫的蓬巴杜夫人是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情妇。这是一位喜好艺术但又缺乏深沉品味的贵妇人,她主持的艺术沙龙一度左右了整个宫廷的趣味,对推动罗可可风格的形成不无关系。她和路易十五的后来的情妇杜巴丽夫人的趣味左右着宫廷,致使美化妇女成为压倒一切的艺术风尚。让被称为洛可可风格的艳情艺术主宰了18世纪前半期。

  华铎出身于法国乡下的工匠家庭,后来成为巴黎法国皇家美术院﹝Royal Academy﹞会员,在绘画方而成就非凡。他的作品多半以鲜艳的色彩描绘人们欢聚一处,优雅享受闲暇时光的逸乐风情。

  《发舟西苔岛》描写一群贵族男女,梦寐以求地幻想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爱情乐园。西苔岛,是希腊神话中爱情与诗神游乐的美丽岛屿。华铎尽情描绘贵族男女准备出发去那里访问的情景。既然那是个行乐的天地,画家就以蔚蓝色大海为背景,远望烟波浩渺,使人展开渴求这种环境的幻想翅膀。

  这里的构图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幻景,所绘的大自然也充满诗意。金色的霞光普照大地,这些贵族情侣在等待依次登上缀满鲜花的彩船,他们是那样迫不及待,有的早在相互搂抱,有的忙着挤上去。灿烂的阳光清楚地显现出这些醉生梦死的贵族男女...

  一个白衣丑角象一座纪念碑那样,顶天立地站在中央。在他右下角,有一组象征正直与善良的舞台角色,他们躲在树丛中;在左边,有一骑驴的人被处于深沉的阴影中,它象征虚伪、与社会上普遍存在的阴谋诡计。吉尔斯就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一朵莲花,他无力地垂着手,目光凝视,似在追思什么。可现在他的戏演完了,已无求于世人,正等待帷幕落下,这就是这幅画的内在含义。

  《塞瑟岛朝圣》这幅画应从右向左看,但其含意很含糊,既可以理解为夫妇两人正要登上爱情之岛塞瑟﹝Cythera﹞,也可以说是他们已经登陆,马上就要离开。因为这幅画收藏在罗浮宫,成为人们最容易看到的一幅华铎的作品。它始终是华铎作品中最受欢迎的,不仅一般人喜欢,而且作家、诗人、画家和音乐家们也都喜欢,这些人和评论家们、艺术史学家对这幅画作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但大家都一致称赞,因为这幅画确实不一样,它在处理爱情的感受上确实特别诱人。

  夏丹是法国最杰出的静物及风俗画家。简单、严谨和自然是他的静物画的风格,夏丹的画大部分取自室内景物和中产阶级家庭,并作沉静写实的描写, 与当时的绘画主流背道而驰。 他的题材多为极简单的东西,如厨房用 具、蔬菜、猎物、盛在篮中的水果、鱼等,而其特出之处在厚涂的技法和坚实的色彩,藉着纤细的笔触,以及晕涂、无光泽色的巧妙运用,而产生相当深沈的调子, 它们在视觉上有一种理直气壮的诚挚,而忠实于表现真实的景象。他的风俗画多为小件作品,画中产阶级家庭中小人物简单的日常生活,既无感伤也不造作。

  这里描绘了厨房一角,桌上有锅盘等炊具,但占中心位置的是一条剥掉皮的鳐鱼和几条较小的鱼,左角还有几只牡蛎。鳐鱼的色彩描绘得极其真实,形象怪异,面目狰狞,显得十分突出...

  这幅画很不相同,只描绘了少数几件物品:几个蔬果、银杯、一个碗和两个李子。夏丹把几个很普通,线条简洁 的物品,加以精心的排列在画幅很小的空间下.这幅画的色彩运用也比较严谨。他谨慎地挑选所用的色彩,以赭色和 棕色为背景,使银色或红色的物体在暗色系的衬托下显得熠熠生辉。

  在这幅《玩陀螺的儿童》中,夏丹几乎把小孩当成静物,像是一种被凝固的自然,毫不造作,在视觉上有一种直抵本质的诚挚,他真实地抓住了童心,其完美的程度,令人赞叹。

  这幅画中,男仆用很淡的色调来表现,在很暗的背景中,更突显主题,不仅强调了画面的静止,更使作品显得异常简朴,这是夏丹后最常采用的典型技法之一。

  布歇的艺术是为宫廷和贵族服务的。他是当时法国上流社会的宠儿,他的技术与才华从来没有让他的赞助者们失望过。

  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是一位将洛可可风格发挥到极至的画家。

  正方:俄国普列汉诺夫所说:“优雅的性感就是他的缪斯,它渗透了布歇的一切作品。”法国绘画史对他的评价是:“人们对布歇的作品不屑一顾,这可能是因为在他之前有华托,此次比赛的主裁判温雨说:“第三,在他之后有弗拉戈纳尔;并且显然他没有前者的深刻,又没有 后者的才智和强烈 的欢乐气息。可是,他是这条链子上承上启下的、必不可少的一环。他作为色彩家和表现光的画家,位于最伟大的大师之列”。

  反方:他同时代的启蒙思想家、文艺批评家狄德罗曾极其尖锐地抨击布歇的艺术,他将布歇看成是腐朽的路易十五王朝的宠儿,并且认为他的艺术对社会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布歇所表现的优美雅致、风流倜傥、诱人的媚态和高雅的趣味,它的才华,它的丰姿,照人的光彩,浓妆艳抹的肉体,还有荒淫放荡的行为俘虏了 那些纨绔子弟、风流女人、青少年、上层社会人士以及那伙对真正高雅的趣味、真实感、正确的思想和艺术的严肃性一窍不通的人。”

  今天我们欣赏布歇的那些富有肉感的女裸体油画,总觉得过分甜腻,趣味不雅,可是这种洛可可绘画要说与意大利的绘画全然没有承续关系,也是不合情理的。布歇的艺术是一个承上启下的环节,在他之前有华铎,在他之后有福拉哥纳尔。他既没有华铎的艺术深度,也缺乏后者的才智;福拉哥纳尔在色彩上比老师更胜一筹。但布歇在构图上的深思熟虑,也是后人所值得揣摸的精华部分。

  这是18世纪法国的乡村风光。布歇在这里以饱满的情感,赋予古老的小镇以宁静、幽雅的田园诗意。教堂尖顶、屋舍、丛林、河流及泊岸的小舟与满载归来的农人,织成了一幅18世纪法国秀丽的农村风光,让人领略到遥远岁月的生活情景。

  画中的邱比特﹝Cupid﹞和鸽子是维纳斯作为爱神 的象征,花朵暗示维纳斯是花园的守护人,而珍珠是在叙述维纳斯从海中诞生的神祕故事。

  这是一幅贵族家庭生活风俗场面。华丽的洛可可风格的室内装饰,画中人物高贵的生活举止和环境陈设,从一个侧面再现了当时贵族阶层的生活现象。构图和人物造型既整体又有变化,有明显的古典主义遗风。

  《浴后的狄安娜》是布歇表现女人体的作品中最好的一幅。它的技法的确是法国绘画的骄傲。布歇让一束明亮而带有暖色调的光打在画面中心的两个裸女身上,或许有观众觉得那蓝色的丝绸出现在这种环境中实在有些奇怪,但这就像从前在照相馆里衬着假布景照相一样,都是创作者有意安排的。在它的对比与映衬下,女子的肌肤给人以红润、细腻的感觉。

  弗拉戈纳尔(J.H.Fragonard,1732~1806),以华丽的沙龙生活为乐,以当代风俗为主作画,用轻快的笔触表现抒情、风雅的诱人画面,代表作如《阅读的少女》(1776,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荡秋千》(1766,伦敦华莱士藏)。

  弗拉戈纳尔是个令人感官愉悦的画家,在他作品中可发现许多技巧的变化和各种不同的媒介。不论是以油彩、水彩、墨水渲染、白垩、或中国墨等来作画,他在即兴的速写中捕捉人类欢愉情绪的才华,使他成为这个无忧无虑时代最耀眼的诠释者。 在获得成功后,他为了迎合私人顾客之所好,大部分作品都以调情的画面、田园风景及装饰画为主,并以此闻名。“鞦千”即为此一典型作品。这些 戏耍的画面充满了愉悦,却不流于低俗。

  弗拉戈纳尔的画作是与贵族趣味是并存着的。在为显贵们订购而作的那些幅画上,表现得非常露骨,轻佻的内容与高超的色彩技巧,是弗拉戈纳尔继承布歇向妇女献殷勤的一种绘画传统。当时的沙龙内就有人抨击这种绘画。但他的名声也从此沸扬,他的画完全是迎合巴黎上流社会的。这幅作品把男女欲望终将满足的浓浓失意渲染的最淋漓尽致。

  《秋千》一画描绘的是浮华贵族少年藏在树丛里偷看小姐荡秋千的场景:这时秋千上的小姐一只高跟鞋不慎脱落并甩了出来,这位浪荡公子准备伸手去接。尽管画得十分细致,比如,花园的景色与树丛画得很美,画意的格调却极其低俗。

  这幅画代表了当时贵族的艺术趣味。以调情为内容,在弗拉戈纳尔的全部作品中占有一定优势,而且无论从内容与形式上看,比起他的老师布歇来,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弗拉戈纳尔的艺术与他的品行有着明显的两重性。他不像布歇那样甘为宫廷的雇佣画师,也不贪图官方的赞助。在整个18世纪画家中,他是第一个公然蔑视院士们的画家。只是靠着给富人们画一些爱情与放荡题材的小画“混口饭吃”。

  根兹巴罗的《清晨漫步》是根兹巴罗最著名的肖像画之一,画中人物是威廉。五大品牌助阵CHINA IoT。哈利特及其夫人伊丽莎白。根兹巴罗在这幅画中 把人物和景致交融一起,笔法明快,色彩和谐,颇富诗情画意。从画面左边的白毛狗、哈利特夫人薄雾似的衣裙、帽子上的装饰羽毛,到威廉。哈利特的假发,以及 彷彿融入天际的奇异风景,都处理得如同羽毛一般的轻盈。

  这幅作品表明了根兹巴洛惊人而成熟的精湛技巧。刻意突出衣着的华丽和人物的富有,在其许多肖像画中已逐渐显露出来,而此画则到了令人惊叹叫绝的地步。年轻的格雷厄姆夫人,头戴精美的羽毛帽,穿着一袭褶饰边的乳白色外衣 和粉红色饰边丝裙,光线的处理方式自然而新颖,使格雷厄姆夫人彷佛处在聚光灯下一般。...

  根兹巴罗是英国油画和风景画家,还创造了十七世纪优美绝轮的肖像画。他晚期的肖像画也因风景画在风格上巨大的改变及更富诗意,而逐渐具有印象派的风格。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万众堂9832| 神算子两肖四码中特| 香港经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发财报猛虎报红财神| 香港六和同彩开奖结果| 香港王中王开奖结果| 济民高手心水论坛香港马会资料| 香港马会平码二中一| 雷锋一论坛高手区| 刘伯温一语破天机|